梧州

李铁谈房价:北京房价反弹只是时间问题

2017年11月30日来源:新浪财经行业动态责任编辑:jingjing

李铁表示,中国的中国房地产市场一直存在“冰火两重天”的问题,媒体总是关注大城市的高房价,但以全国来看,三四线城市还有大量的房子卖不出去。此外,李铁表示,在城镇化推进过程中,人口向特大城市流动,向都市圈流动是不可避免的,“上海2400万人口、北京2千多万人口,深圳将近2千万人口,这么多人在城市创业发展,当然需要购买住房”。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

  高房价是否是人为炒作呢?李铁以北京为例,“全国收入水平最高、资源最丰富,高房价是不可避免的”。“其实从2010年以后,政府一直采取各种限价措施,行政手段基本用的差不多了,北京房价还是没有下去,原因就是物有所值”——一是优质资源的过度集中,二人口不断向里进入,“这就导致了地产的价值在上升,而同时你还在用行政手段逆控制供给”。

  李铁表示,特大都市有一个规律:随着离城市中心半径越远房价会递减,但在中国却受到严格限制,“我们可以允许主城区发展,但是主城区周边20-30公里半径不允许乱建房的,导致住房供给受到极大约束”。

  他直言,北京作为首都,是一个超大城市,优质资源相对集中,房价是不会下降的,即使通过行政控制能够达到短暂的下跌,但早晚有一天还会反弹,这也是规律。

  此外,限制北京住房供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地方政府一直在采取限制人口、控制人口的政策,“担心在北京郊区建了更多的房子,会有更多的人到北京来,解决的越多来的人越多,最后导致北京人口的过度膨胀”。“因为在北京市主城区尽量减少供给,供给越减少房价越高,周边也不允许建,这种控制人口的政策某种程度上是违反城市发展规律的”。

  李铁认为,北京的人口可以分为三类,一类属于高收入人口,一类属于中等中低收入人口,还有一类是外来人口。高收入人口可以解决高房价的住房问题,中等收入人口也可以通过福利分房或者通过市场买到一定的房子,但是中低收入人口买房会遇到很大挑战。“人口控制政策根本改变不了住房短缺的方式,关心房价的舆论仍然会持续下去,使决策经常进入误区”。

  在谈到北京人口结构时,李铁认为是“金字塔型“的——高收入人口只占城市总人口的一部分,更多的是中低收人口和外来人口。他表示,北京有840多万外来人口,上海有900多万外来人口,他们的年龄结构在16-45岁之间,如果没有他们,上海的老龄化程度将达到30%以上,北京的老龄化程度会达到25以上,甚至更多。

  “他们是北京人口中满足市场需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如果北京没有这些人,北京将无法生存,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李铁直言,“没有正确认识人口结构就不可能提供好的城市服务政策,也不可能改变城市的基础设施供给、城市的规划,也改变不了城市的住房供给政策”。“按照传统的人口政策思维定式,把所谓的补充性人口、外来人口清出去,只留所谓的高端或者高收入人口,我想北京的高收入人口也没有办法生存”。

  李铁呼吁,公共服务的重点应该放在解决中低收入人口,特别是外来人口方面,而不能再停留在人口控制的思维方式上。

  在谈到租赁住房时,李铁认为“由谁来建、怎么建”也是个大的问题。“据我所知,政府提供的租赁住房提供的空间是有限制、有选择的,可是城市居民的就业分布是遍及全城的“。“你在某一个地点提供了少量的租赁住房,能不能满足就业要求、满足居住要求另说,可是你增加了居民的交通成本和时间成本,这个事谁来算”。

  李铁称,在广东调研时发现,广东的城中村租赁住房就价格仅有200、300、500等等,“农民自己盖,提供一系列的限制性条件,安全问题、供水问题、卫生问题,由村民和村集体自己负责,广东的外来户2千多万,50%多集中居住在这种农民出租房里”,“但是我们第一不往农村盖,第二有了问题我就撵,甚至会激化矛盾。在城市的住房问题、房子供给问题,我们有很多很多项选择,但是我们却做了一个最愚蠢的选择——用行政的办法”。

  “研究房子问题的核心是研究市场经济发展趋势,研究人口向城市流动的规律,研究住房的供给,要和人民对生活美好的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矛盾相互结合在一起,才能制定出好的政策,如果只用简单的粗暴的方式来对待人口问题,来制定城市政策,我们必将还会使城市发展走入误区”,李铁表示。

  • 意向区域
  • 价格